晞木一

《荒有一个小姑娘,他从来都很宠》

又名《我的女人向来很皮》


  小姑娘和荒酱的傻白甜日常


序言


     从前的从前,有一个小姑娘,喜欢上了一位高贵冷艳的神明。


后来,小姑娘死了,可她既没有转世,也找不到她的魂魄。


然后。

     

    荒他真的慌了。

     

他把人间尘世,碧落黄泉,统统都翻了个底朝天。可小姑娘还是没找着。


    后来的后来,小姑娘成了一只脆皮的妖。


    然后被寻了她无数个春去冬来,却始终无果,最终心灰意冷的神明撞见了。


现在她就暂住在神明的右眼里。


在这世间,妖没有魂魄,但人有。


妖死,则散于天地,再无此妖。故,妖虽不老不死,却非永存不灭。

     

人死,则魂存万古,转世投胎,则忘却前尘,再获新生。故,人一生虽短,但魂魄与天地共存,不死不灭。


可是呀,小姑娘却放弃了可以永存的魂魄,放弃了转世的机会。


祭献灵魂,化人成妖,元神若毁,散于天地,便再无转世。


而现在的小姑娘弱鸡得很,一打就真的没了。


可她觉得不亏,能和荒一直一直在一起,记住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这简直是血赚啊。

   

从此以后,荒和暂时只能住在他右眼里的弱鸡小姑娘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哪怕亲手斩断所有的后路,也想一直一直陪着你,少一分一秒呀,都怕你寂寞。


 小姑娘想起


 那个灯火迷离的平安京里,远离庆典鼓乐的高高屋脊上,神情淡漠的神袛凝望远方人群的中央,那里一众神使跳着神乐舞祈求神明的庇佑。


 那个怒涛拍岸的悬崖上,伤痕累累的少年决然投海,而一轮圆月自靛蓝青黑的海面缓缓升起。


 那个寒风刺骨的夜里,身着狩衣的少年倒地不起,而身旁的村民手持棍棒仍打骂不止,血染红了他的衣衫和手里的神乐铃。


他很强大,但他更孤独 。小姑娘不想她喜欢的人怀着一颗冰冷而残破的心游走世间。


    他这么好,这么温柔,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


小姑娘想给他温暖,想给他一个可以回的地方。人们称其为,家。


——若无归所,流浪四方,寻寻觅觅,惘然而终不得宁。而今,心有所属,汝之所在,吾之所归,檐下榻里,相拥而语,再无所求。




小姑娘总是喜欢在夜里活动,白天睡觉。


 因为白天的太阳会让她很不舒服,但她喜欢晒月光,听说大部分妖都是这样的。


这又是一天黄昏,斜阳透过窗缝在昏暗的室内画下一道长长的橘红色的光,正好照在被窝里的小姑娘脸上。


被窝动了动,小姑娘翻了个身,眯着眼拱进荒的怀里。


接着又拱开他松松散散的领口,露出荒温热而紧实的胸膛和不用看也知道一定很美味的锁骨。


 瞧着眼前这一片大好春光,小姑娘毫不犹豫地把脸贴了上去,心里美滋滋。


荒没有睁眼,可嘴角却悄悄地勾起了宠溺的笑。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伸手圈住小姑娘的腰,用光洁的下巴抵着小姑娘的发顶,小姑娘翘起的发丝蹭得他痒痒的。



小姑娘不高,只有155。和194的荒站在一起就像一只平板幼女。


所以小姑娘不开心,要荒抱抱。


于是荒放下手里的东西,弯腰抱起小姑娘。

  

  “这样开心了吗?”


   “开心!奖励亲亲。”


   小姑娘笑着在荒美人脸上香了一口。


  吃完豆腐的小姑娘转身想跳下荒的怀抱,不料却被荒扭过头。


他抬起小姑娘的脸,和她唇齿相交,之后吻的小姑娘喘不过气,才把她放下。





尽管小姑娘的年纪已经是人类小姑娘的十几倍。


可荒还是觉得她就是一没长大的小姑娘,要宠着,要纵容。


小姑娘是从青行灯嘴里听到这个的。


 然后,她就露出了被青行灯、烟烟罗等一众女妖称为“热恋中的白痴才会露出的”傻笑。


尽管被众妖打趣,但小姑娘的心还是像泡了粉红甜甜草莓浴一样,甜的发齁。


 今晚就让他在上面吧。


小姑娘牵着来接她的荒,心里这样想到。


因为是自己的男人嘛,总要宠着点才行。





四、迷人的午间小游戏


小姑娘是个很皮的小姑娘。


有一天,小姑娘躺在荒怀里午睡,她突发奇想地想知道荒的屁股打起来手感怎样。


于是她瞅了一眼熟睡中的荒,悄悄把手伸到了他背后,沿着他劲瘦的腰慢慢往下。


“啪。”


噢,弹滑紧致。


皮这一下让小姑娘很兴奋,肾上腺素急剧飙升。


打完后,小姑娘就慌了,她抬头又瞅了荒一眼,还好他没醒。


但是小姑娘还是决定先逃离作案现场。她翻了个身,背对着荒,想掀开被子起床。


不料,却被一双有力的手臂圈回被窝里,这可把小姑娘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浑身一僵,开始装死。


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迷迷糊糊的荒把下巴抵在小姑娘头顶,把她又死死固定在怀里,然后便没了动静。


荒似乎还没睡醒,这小姑娘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了。于是她闭上眼睛,决定再陪荒睡一会。


“啪。”


“!!!”


“扯平了。”


荒睁开眼,低头轻描淡写地对怀里一脸懵逼的小姑娘说。


“啊啊啊啊,你流氓!”


小姑娘很生气很生气,很尴尬很尴尬。


她决定再也不和荒说话了。


“呵。全世界就只有你这么可爱。”


荒低低地在小姑娘耳边说。还笑着蹭了蹭小姑娘的脸。


小姑娘立马就消气了,红着脸悄悄勾起了嘴角。


哼,死相。


《荒有一个小姑娘,他从来都很宠》

又名《我的女人向来很皮》


  小姑娘和荒酱的傻白甜日常


序言


     从前的从前,有一个小姑娘,喜欢上了一位高贵冷艳的神明。


后来,小姑娘死了,可她既没有转世,也找不到她的魂魄。


然后。

     

    荒他真的慌了。

     

他把人间尘世,碧落黄泉,统统都翻了个底朝天。可小姑娘还是没找着。


    后来的后来,小姑娘成了一只脆皮的妖。


    然后被寻了她无数个春去冬来,却始终无果,最终心灰意冷的神明撞见了。


现在她就暂住在神明的右眼里。


在这世间,妖没有魂魄,但人有。


妖死,则散于天地,再无此妖。故,妖虽不老不死,却非永存不灭。

     

人死,则魂存万古,转世投胎,则忘却前尘,再获新生。故,人一生虽短,但魂魄与天地共存,不死不灭。


可是呀,小姑娘却放弃了可以永存的魂魄,放弃了转世的机会。


祭献灵魂,化人成妖,元神若毁,散于天地,便再无转世。


而现在的小姑娘弱鸡得很,一打就真的没了。


可她觉得不亏,能和荒一直一直在一起,记住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这简直是血赚啊。

   

从此以后,荒和暂时只能住在他右眼里的弱鸡小姑娘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哪怕亲手斩断所有的后路,也想一直一直陪着你,少一分一秒呀,都怕你寂寞。


 小姑娘想起


 那个灯火迷离的平安京里,远离庆典鼓乐的高高屋脊上,神情淡漠的神袛凝望远方人群的中央,那里一众神使跳着神乐舞祈求神明的庇佑。


 那个怒涛拍岸的悬崖上,伤痕累累的少年决然投海,而一轮圆月自靛蓝青黑的海面缓缓升起。


 那个寒风刺骨的夜里,身着狩衣的少年倒地不起,而身旁的村民手持棍棒仍打骂不止,血染红了他的衣衫和手里的神乐铃。


他很强大,但他更孤独 。小姑娘不想她喜欢的人怀着一颗冰冷而残破的心游走世间。


    他这么好,这么温柔,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


小姑娘想给他温暖,想给他一个可以回的地方。人们称其为,家。


——若无归所,流浪四方,寻寻觅觅,惘然而终不得宁。而今,心有所属,汝之所在,吾之所归,檐下榻里,相拥而语,再无所求。




小姑娘总是喜欢在夜里活动,白天睡觉。


 因为白天的太阳会让她很不舒服,但她喜欢晒月光,听说大部分妖都是这样的。


这又是一天黄昏,斜阳透过窗缝在昏暗的室内画下一道长长的橘红色的光,正好照在被窝里的小姑娘脸上。


被窝动了动,小姑娘翻了个身,眯着眼拱进荒的怀里。


接着又拱开他松松散散的领口,露出荒温热而紧实的胸膛和不用看也知道一定很美味的锁骨。


 瞧着眼前这一片大好春光,小姑娘毫不犹豫地把脸贴了上去,心里美滋滋。


荒没有睁眼,可嘴角却悄悄地勾起了宠溺的笑。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伸手圈住小姑娘的腰,用光洁的下巴抵着小姑娘的发顶,小姑娘翘起的发丝蹭得他痒痒的。



小姑娘不高,只有155。和194的荒站在一起就像一只平板幼女。


所以小姑娘不开心,要荒抱抱。


于是荒放下手里的东西,弯腰抱起小姑娘。

  

  “这样开心了吗?”


   “开心!奖励亲亲。”


   小姑娘笑着在荒美人脸上香了一口。


  吃完豆腐的小姑娘转身想跳下荒的怀抱,不料却被荒扭过头。


他抬起小姑娘的脸,和她唇齿相交,之后吻的小姑娘喘不过气,才把她放下。





尽管小姑娘的年纪已经是人类小姑娘的十几倍。


可荒还是觉得她就是一没长大的小姑娘,要宠着,要纵容。


小姑娘是从青行灯嘴里听到这个的。


 然后,她就露出了被青行灯、烟烟罗等一众女妖称为“热恋中的白痴才会露出的”傻笑。


尽管被众妖打趣,但小姑娘的心还是像泡了粉红甜甜草莓浴一样,甜的发齁。


 今晚就让他在上面吧。


小姑娘牵着来接她的荒,心里这样想到。


因为是自己的男人嘛,总要宠着点才行。




四、迷人的午间小游戏


小姑娘是个很皮的小姑娘。


有一天,小姑娘躺在荒怀里午睡,她突发奇想地想知道荒的屁股打起来手感怎样。


于是她瞅了一眼熟睡中的荒,悄悄把手伸到了他背后,沿着他劲瘦的腰慢慢往下。


“啪。”


噢,弹滑紧致。


皮这一下让小姑娘很兴奋,肾上腺素急剧飙升。


打完后,小姑娘就慌了,她抬头又瞅了荒一眼,还好他没醒。


但是小姑娘还是决定先逃离作案现场。她翻了个身,背对着荒,想掀开被子起床。


不料,却被一双有力的手臂圈回被窝里,这可把小姑娘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浑身一僵,开始装死。


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迷迷糊糊的荒把下巴抵在小姑娘头顶,把她又死死固定在怀里,然后便没了动静。


荒似乎还没睡醒,这小姑娘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了。于是她闭上眼睛,决定再陪荒睡一会。


“啪。”


“!!!”


“扯平了。”


荒睁开眼,低头轻描淡写地对怀里一脸懵逼的小姑娘说。


“啊啊啊啊,你流氓!”


小姑娘很生气很生气,很尴尬很尴尬。


她决定再也不和荒说话了。


“呵。全世界就只有你这么可爱。”


荒低低地在小姑娘耳边说。还笑着蹭了蹭小姑娘的脸。


小姑娘立马就消气了,红着脸悄悄勾起了嘴角。


哼,死相。


Random.:

這邊也發一下我們這組喪心病狂的接龍……負責第一棒和收圖的我每次接到圖都像坐過山車一樣,我的兒砸已經不是我的兒砸了(搖頭

P3 聊天记录

P4 gif

 

畫手依次:

蚕蚕 @蚕蚕 

mayer @lazy 

伊豆 @voyage 

言一

SHIROU @xxx·NEURON·xxx 

mspring @跳跃人 

火烧 @Tekla 

绫小加

夏小鲟

LANka @Deadlovers. 

kan @甘木杏 

LISK

卡小摁 @二蛋 

VIOLET @A-level 

PSD @厌世。